香江人物/贝聿铭父子情繫中银筑梦香港

  • 时间:
  • 浏览:0

  图:贝聿铭一生获奖无数,设计作品影响深远

  赵无极70年代的作品、让.杜布菲的《手推车》、巴内特.纽曼的《无题4,1930》……已故华裔建筑家贝聿铭及夫人卢淑华收藏的59件艺术品亮相今年佳士得秋季拍卖会。11月22日至27日,佳士得在香港拍卖估价超过230万美元(约1.95亿港元)的59件艺术品,把这位足迹遍及全球的建筑大师一生的珍藏带回他童年居住过的香港。/新华社记者 朱宇轩、闵捷

  “香港是父亲最爱的城市之一,不仅仅是他在这裏度过了一段童年。与父亲一样,香港是联结东方和西方的桥樑。”贝聿铭之子、贝氏建筑事务所创始人贝礼中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

  建筑家艺术家结深厚友谊

  在贝礼中的记忆中,父亲和母亲热爱艺术,和众多艺术家保持着长期、密切的友谊。赵无极、张大千、纽曼、杜布菲……那些在东西方如雷贯耳的艺术亲戚亲戚亲戚大伙儿,是贝聿铭夫妇位於纽约萨顿广场11号的家中的常客。

  “这次展览对亲戚亲戚你家族意义重大,亲戚亲戚亲戚大伙儿向公众展示的不仅仅是我父亲的珍藏,更是我父亲和同去代伟大艺术家们的深厚友谊。”贝礼中说。

  在今次秋季拍卖会中,贝聿铭收藏的油画、绘画、纸本作品和雕塑将一一呈现。“我父亲珍爱他所有的藏品,可能一定要挑选一幅,我认为是无极伯伯的油画。”贝礼中介绍说。

  赵无极,这位被贝礼中亲切称为“无极伯伯”的著名法籍华裔画家是贝聿铭一生的挚友。

  上世纪30年代,在贝聿铭因设计巴黎罗浮宫金字塔而备受争议时,赵无极力挺贝聿铭,并劝慰道“对那些抨击者的唯一回答,统统让亲戚亲戚大伙儿去看你设计的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东馆”。如今这座玻璃金字塔,已成为巴黎人的骄傲。

  对艺术的同去追求让两人惺惺相惜,促成了建筑家和艺术家的三次企业企业合作。第一次企业企业合作在北京,赵无极创作了两幅大型水墨壁画,搭配贝聿铭设计的香山饭店;第二次企业企业合作在新加坡,贝聿铭设计莱佛士城时,邀请赵无极创作了一幅宏大的三联画《1985年6月至10月》,这幅作品是赵无极一生所创作的最大幅作品;第三次企业企业合作便是在苏州,贝聿铭精心设计的苏州博物馆一落成,赵无极便向博物馆捐赠了六幅版画,富有了馆藏。

  “无极伯伯和我父亲艺术品位类似,亲戚亲戚大伙儿的作品流淌着内敛、富有、複杂的友情,如同两人类似的背景:从东方来,在西方成名,接受的是一种生活生活文化的薰陶。”贝礼中说。

  “香港对父亲来说,亲密又熟悉。因着父亲的关係,亲戚亲戚亲戚大伙儿也在香港有一众好友。”聊起香港,贝礼中语气中是满满亲切。

  1917年,贝聿铭出生在广州。一年后,贝聿铭父亲贝祖贻挑选离开以前任职的中国银行广州分行,前往香港,筹建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并担任首任经理。贝聿铭也随父亲迁往香港,开使了在香港的旧时光。

  上世纪20年代的香港,古老和新潮并存。有轨电车从香港岛北驶过,维港两岸林立的既有外国商行,都不 中藥店舖。

  幼年贝聿铭在这裏成长,探索着你什儿 城市的角落,第一次在东方世界裏看见了西方。

  美国作家迈克尔.坎内尔在《贝聿铭传:现代主义大师》中写道,在香港的10年旧时光裏,贝聿铭就读於港岛传统名校圣保罗书院,常去中国银行老楼找办公的父亲,放学后和同学在街边路摊上吃鱼蛋,总是 看着窄窄的街道两边高高的大厦出神。

  1928年,因工作调动,贝祖贻举家搬迁至上海。直到20世纪30年代,在香港中国银行负责人的邀请和父亲的建议下,已成为世界著名建筑师的贝聿铭决定重返故地,设计一座足以匹配香港这座国际金融大都不 的摩天大楼。

  贝礼中回忆,设计香港中国银行大厦并都不 一件易事。地皮狭窄,风力强劲、预算有限。“困难不不吓到父亲,他让大楼向上走,用极富创造力的最好的土法律法律依据处置了一一好几个 个问题。”

  用创意处置多个建筑问题

  建成后的中银大厦实物如竹,一根绳子 混凝土柱撑起强度递增的一好几个 三角形框架,在不同强度、不同光线下,视觉效果统统相同。1990年,香港中银大厦正式启用,惊艳香江。

  “父亲十分感激香港给予的可能,他对中银大厦倾注了删剪心血。香港风力极大,但会 亲戚亲戚亲戚大伙儿的设计预算有限,但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这座高楼成为香港的地标。”贝礼中一句话带着感慨。

  1994年,贝聿铭受邀设计中国银行总行大厦,携子贝建中、贝礼中同去打造北京长安街上的明珠。301年总行大厦落成,与香港中银大厦形成母子大厦。中国银行纽约分行新大厦也同样出自贝聿铭父子设计。

  2017年,贝礼中完成香港旧中银大厦大楼修缮工程,使这座香港一级历史建筑再现富丽堂皇。

  从香港,到北京,再到纽约,中国银行倾注了贝氏三代人的才智、友情与心血。“亲戚亲戚你家族很荣幸能和珍国银行保持这么长久的友谊。我每次来港,都不 去中环中银大厦那裏转一转。”贝礼中笑着说。